第1章 她是我蒋行深的媳妇儿了

我的婚姻很骄傲,祖国是婆婆,国徽是姑子,蒋行深是我老公。

——韩显樱

韩显樱是被赖赖唧唧的声儿给吵醒的。

睁开一条眼缝儿。

妈呀。

谁家的傻狗,正舔自己的脸呢。

腚后边儿还有一头猪拼命的拱自己。

她是末世圣医,末世被丧尸和病毒围攻,无奈之下,她只好启动了末世毁灭装置。

她被火光吞没,本以为自己死了,却不想那缕魂魄夺了别人的身体。

脑袋一阵剧痛,一段回忆如代码般输进脑子里。

现在是八十年代,一九八八年,原主同自己名字一样叫韩显樱,是和田村儿韩家的二女儿。

性子懦弱,胆如鼠,常年有病,不爱说话,被人戏称哑巴,病篓子。

原主爸妈嫌她累赘,借口让她遛傻狗把她带到了一个山沟沟边儿,原主只感觉有人狠狠的推了她一把,后来,原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要么赔我们两百块,要么让你们家蒋行深把人给我娶家去,再给我们家五十块的彩礼,不然这事儿没完,我告诉村长去。”身穿补丁袄,扯着嗓门的中年妇女喷着吐沫星子,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可劲儿吼,恨不得十里八乡的人儿都听见:“祸害了我闺女的清白想就这么算了?没门儿!”

她是原主的妈周丽红。

“谁不知道你家闺女是个药罐子,病秧子,现在想赖上我们蒋家,我告诉你,你做梦。”蒋母刘桂芬拿着大扫帚要赶人,呲牙瞪眼的:“我们家行深是好心救她上来,她身上那衣裳是被树枝儿刮破的,关我们家啥事儿。”

汪的一声傻狗叫引起了大家伙的注意。

韩显樱坐在那里,枯瘦的身子跟纸片儿似的,脸儿蜡黄,那双眼睛却如星辰般明亮,哪儿还有从前的自卑懦弱。

周丽红扑了过去,扯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