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回忆

“祭陌寒,我恨你!”随着一声呐喊声,“扑通”的一声,重物落入水中的声音。

“夏栀鸢,不要——”祭陌寒看见这一幕,瞬间勃然大怒,声嘶力竭的吼着,眼睁睁的看着夏栀鸢落入水中。

“夏栀鸢,我不准!”话音刚落,祭陌寒随即跳入了水中。

夏栀鸢,我不允许你死,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

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夏栀鸢,祭陌寒痛苦的捂着脑袋。

“栀鸢,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逼迫你的,我没有想过会这个样子,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栀鸢,对不起!”

祭陌寒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只是想把床上的人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最后会演变成这个模样。

……

三年前。

锦华大学。

“栀鸢,你这是怎么了,没精打采的,马上就要毕业了,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啊,你怎么反而没精打采的模样啊!”安陵蓝衣不解的看着眼前愁眉不展的夏栀鸢。

只见夏栀鸢眉头微皱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对于安陵蓝衣的话置之不理,继续趴在那里发呆。

“蓝衣,不要打扰栀鸢了,你难道不知道吗?栀鸢现在想和夏家断绝关系,可是,可是现在夏家看到了栀鸢的利用价值,不同意了。

这件事情,原本几年之前就说好了,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临时变卦。”蔚烟柔拍了拍安陵蓝衣的肩膀,把安陵蓝衣拉到了一旁。

“啊!”安陵蓝衣听完以后,瞬间大吃一惊“他们怎么这样的无耻啊,当年是他们不要脸的把栀鸢赶出了夏家,这些年栀鸢一个人过着自己的生活,什么事情都是靠栀鸢一个人。

现在栀鸢想过自己的生活,不想和夏家再有关系了没想到夏家居然会这么的不要脸。”安陵蓝衣都要被夏家那一群人的无耻程度给惊住了。

“蓝衣,小声一点。”蔚烟柔看了一眼一旁的夏栀鸢,“现在栀鸢已经够烦了,你就不要再打扰她了。”蔚烟柔对于夏栀鸢的境遇,虽然想帮忙,可是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帮忙。

“好。”安陵蓝衣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夏栀鸢坐在那里,脑海里面想起那一群人的话语。

“夏栀鸢,你想和我们断绝关系,你觉得可能吗?”夏紫怡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的夏栀鸢,眼神里面全都是得意之色。

“夏紫怡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们原本之前就已经说好了,只要三年之期满了,我和你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夏栀鸢傲然的站在那里,眼神里面全都是决然,“为什么?我们之间早已经说好了。”

“夏栀鸢,我是说你天真还是傻呢?你觉得可能吗?当初我妈会那样轻易的答应你,不过就是因为那时候觉得你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可是现在不同了。

姐姐,爸爸要我嫁给祭家的活阎王,活阎王的威名,你也应该知道,我可不想我年纪轻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