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转校

零七年,大年初一,阴。

顾铭一家扫墓归来。

“不!我不想转校,你们擅自决定,根本就不顾及我的感受!”顾铭哽咽着,想哭,却又强忍着眼泪,对着父母嘶哑大吼着。

父母似乎早就意料到顾铭会强烈反对,也已经想好对付办法。一个去了厨房慢悠悠做饭,另一个转身走向卧室,悠哉地看着电视,对顾铭的嘶吼置若罔闻。

——自家的孩子,只有父母了解。他们都知道,顾铭从小就只敢口头反抗,实际行动中,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愿。等他吼累了,自然而然就消停下来了。

不过,这一次,父母有一点低估了顾铭反抗决心。就在他们俩悠哉等待顾铭妥协之时,顾铭已经偷偷溜了出去。

“呸呸,你们说其他事情我可能不会忤逆,但想叫我转校,怎么可能?”大街上,顾铭自语着,脸上渐渐浮出一抹青涩的傻笑:“我现在在班上的座位这么好,左边能看到苏沁,右边能看到王露。前边是我的死党杨雷,后边也是我的好哥们吴潇。这样好的条件,傻子才会转校。”

夕阳西下,天边晕着一抹绯红,轻轻洒在宁静的小镇上,于是,这个冰冷季节也多出了一分暖意。而一想到苏沁与王露,顾铭的心更加暖和。

沐浴着残阳,顾铭去了街机游戏厅,初衷并不是想玩游戏,而是想看看这里面有没有熟人,得找个地方蹭一晚才行。可惜,事与愿违,今天是大年初一,狐朋狗友们要么去拜年,要么去扫墓,没功夫来游戏厅消遣。

沉默中,顾铭买了游戏币,一个人玩了一小会三国战纪,觉得枯燥,便又自顾自叹息起来,“爸妈这次是要闹哪样啊,好像我是被他们从什么水沟里捡来的一样,就这么急着要赶走我。说什么那边是大城市,吃得好,睡得好,教育条件也是一等一的好。一嘴的好话,其实就是嫌我麻烦。早知道是这样,我以前就不该努力读书,拿成绩单来讨好他们。”

此刻游戏厅只有寥寥几人,除了游戏机屏幕的花絮声,没人说话,顾铭的自语声被人听到了。

“小家伙,你要转校?”爽朗的声线忽然传来,顾铭抬眼,看到迎面走来的中年男子,也就是这游戏厅的老板,叫蒋波,这里玩熟了的小孩都喜欢叫他波哥。

顾铭苦笑道:“波哥,我现在头疼的厉害,如果这次逃跑计划失败,可能我就没多少机会给你的游戏厅做贡献了。”

蒋波瞧着顾铭认真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你这小家伙倒还真有意思。我这游戏厅开了五年,也没听说多了谁少了谁就做不下去的。”

“啧啧啧,还嘚瑟起来了,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衣食父母,你多少该对我尊重一点,懂吗,老波。”顾铭和蒋波很熟,说起话来很随意,就这般没大没小地调侃他。

蒋波抬手就想拍顾铭的背,不过被躲开了,见顾铭跑的跟猫一样快,就大吼道:“臭小子,最好滚远点,免得又被你爸抓到一顿揍。”

顾铭当然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吃饭时间,爸妈发现人不见了,肯定会满大街找,而要找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这家游戏厅。既然要逃,就绝对不能被抓到,现在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才行。

顾铭平时出门,能想到的地方只有三个,第一个是游戏厅,第二个是网吧,第三个是学校。现在是寒假时间,学校大门早就锁了,就算翻墙进去,也进不了教室,而网吧和游戏厅都是爸妈必找的地儿,绝对不安全。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想一个万全之策,让自己躲过父母的同时,平安活过这十多天。

顾铭思来想去,找不到好的办法,摸了摸裤子口袋,也就过年收的200块压岁钱,住旅馆一晚少说得30,太过奢侈。于是,顾铭想到了第四个地方——西山。

广安是偌大四川里的一个市,很不出名,比不得成都、乐山、泸州这些大城市,若非曾经出了一位主席,可能中国超过99%的人都不知道有广安这个地方。广安有个华蓥,华蓥有个溪口,溪口有个西山。

佛教由印度传到东土之后,中国人对佛的信仰从未断绝,每天都都有虔诚信徒跪在佛像前或吟诵诗经,或真诚祈祷。也因此,溪口这么小的地方,也有专门参拜大佛的寺庙——西山上的东林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