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元节

贞顺十年的上元佳节显得格外热闹,日头尚未落去,街上的行人已经摩肩接踵、挥袖如云。百万人口的长安城倾巢而出。按照传统,十四、十五、十六这天,夜禁取消,金吾放夜,准许人们走出家门和里坊,上街观看花灯赏月,参与唱歌跳舞,耍杂技、跳大神。

那些一到晚上就被关在家里不准外出走动的长安人,怎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正所谓:

玉漏银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明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出自崔液《上元夜六首》)

光德坊的驿馆内,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下楼,回头喊自己的阿爷:“阿爷,快点啦,再迟些就没有好位置啦,只能站在后面,看别人的脑瓜子!”

门口的妇人抱着一个小男孩,慈爱地喊小姑娘:“阿凝,慢些,当心摔倒了!阿娘在家里陪弟弟玩,你要紧紧跟着阿爷,别走丢了啊!”

说罢,又叮嘱男子:“据说往年上元节,有人被挤得悬空而起,脚不沾地神行数十米,郎君,可千万看好阿凝!”

男子拍拍娘妇人的胳膊,又亲亲自己的小儿子:“放心吧,夫人。”

“阿娘,我走了,阿墨,姐姐回来给你带糖人!”

说罢,小姑娘一手牵着阿爷开开心心走出驿馆大门,向朱雀大街走去。

这一家人,正是达州刺史季开远,和夫人史氏。两人均出自陈仓大族,因着季开远早年父亲亡故,被母亲抚养长大。因早年劳累过度,疾病缠身,在看着季开远走上仕途成家立业之后,也亡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