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8

其实这边市区中心的酒家看上去都还很体面,只不过就是平日大家聚餐的时候很少会选择罢了,沈天歌站在酒店的正对面,紧紧揪着外套的袖子,愣着神。

窃听器,她拍了拍自己裙子的口袋,确保那个小东西还在,调整着心态。

按理说要是有这种监听装备的话,自己应该会更紧张才对,不过沈天歌现在却很平静,可能是清楚正在听着的人不是别人,只是张弦而已吧。

这样就好像,他也跟着一起来了呢。

“不进去?”正想着,身旁突然响起万梓辰的声音。

沈天歌没有被吓到,只是长吁口气,看着白雾散开:“刚不是还没到时间吗,这就要进去了,你还挺准时。”

“……”万梓辰反倒是被她这种沉稳的反应惊到,随后了然地冷笑了声,回答,“我爸让我准时来。”

“你好听话啊。”

“你不也是?”

“至少我们现在没有举办婚礼哦。”

“你知道这次饭局是个什么局对吧。”

“我爸和你爸交流感情局?”

万梓辰又是一声冷笑,“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沈天歌慢慢昂起头,盯着他的侧脸。

发现她正盯着他看的万梓辰侧过视线:“看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觉得你好像……”沈天歌朝他友好地笑了笑,“跟之前比,正常了不少。”

自从他们没了那层婚约关系之后,万梓辰对她不再谄媚也不再温柔,说话冷嘲热讽,眼神也相当不友善。不过这样的相处模式却让沈天歌觉得很自在。

只是万梓辰没理解她的意思,“你要是现在迷上我也不错,至少会让你的将来轻松一点。”

“算了算了,我家弦叔叔很好,他很好,没人比他更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求生欲在作祟,想到张弦恐怕把自己和万梓辰的对话听得门儿清,就不想说任何一句会让张弦误会的暧昧的话。

万梓辰撇了撇嘴,“你还跟那个人在一起呢。”

“有意见吗。”

“你就不觉得,”万梓辰咋舌,换了个说话的方式,“你就从来没想过,他可能就不想跟你认真吗。”

“我不觉得,我没想过。”沈天歌回答得恐怕就是标准答案,但心里是不是真的完全没想过?呵,就算是想过,也没必要和局外人说。

“那好吧,那看你能坚持到什么地步了,我这就算是一句忠劝,”万梓辰回忆着前几次和张弦的对话,“那人装得厉害,说出口的没几句真话,你以为他真心,实际上呢,呵。”

沈天歌不觉得面前这个人对自己说这些会有什么好处,也不觉得他这是在跟张弦争夺自己,可能就是那种从小就很强势的人吧,只要是他说要得到的,不管是好的坏的一般的,他都要得到。

这难道就是自尊心?

那这种自尊,还真是挺无聊的。

她也轻声笑了笑,然后迈步朝前走:“万梓辰,我有时候觉得你……还挺可怜的。”

“你说什么?”这句话太突然,万梓辰都没能酝酿出来生气的情绪。

“啊,就是很真实的那种,说你很真实,”沈天歌也突然意识到,在这种节骨眼说这些的话容易破坏掉一会儿的饭局,她怎么样不重要,目前当务之急的是其他事情,“太真实的人,就,就容易在很简单的事情上想得很复杂,那样很累,所以就……”

“简单的事情?”

“是啊,就像是,”沈天歌又朝前走了两步,确定万梓辰已经跟上并且语气和刚刚比起来有所好转了之后,放下心来,“我觉得我和阿弦的事情,就很简单,我很喜欢他,所以我选择他。当然啦,有人也说感情需要经营,目前来看,我觉得我们经营得还不错啊,我一分钟都没有厌倦他,他也没有什么对我失望的举动,所以……”

她下意识地耸了耸肩,那个耸肩的样子,在万梓辰看来,像极了张弦。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酒店餐厅,前台的小姐姐带着他们到了预约的座位,沈天歌环顾了一下周围,这次的地方比上次要明亮了不少,但仍然不是传统中式餐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创新的地方更上得来台面。

不过万梓辰自然清楚家父选择这个地方的意图,在这种开放式的大厅里,大家聊天也就会顾及起周围人,如此一来那沈军就算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请求,也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口了。

“你们两个一起来的啊。”其实两家父母几乎同时看到了沈天歌和万梓辰,只是沈家选择了无视,万家则热情地接待着,“看看你们两个人,啊,郎才女貌,走在一起多搭配啊。”

说这话的是万梓辰的母亲,虽然是五十多岁的老阿姨了,皮肤和身材都还保养得很好,上次见面的时候沈天歌就觉得,这一家子恐怕她就只对这位阿姨抱有好感。可是此刻阿姨的一句话,就让沈天歌浑身别扭:“我们碰巧在门口见到,只是一起进来而已。”

“哟,那你们还挺默契啊。”万国强、也就是万梓辰的父亲开口了,顺便起身招呼着两个年轻人,“还站着干什么,坐啊,你们两个坐一起吧。”

万国强的热情不同以往,沈军一下子看出了对方的心思,忽而换上一副慈父的表情,给沈天歌和万梓辰斟上茶,“哎呀我也是最近太忙,跟我家小女也是好久没见,没想到人家孩子私下里的交往也挺好。哈哈,我这个父亲白担心了。”

廖医生紧随其后:“是啊是啊,唉,你们看我们家,啊,两个儿子都结婚生子了,就剩下小天需要我们操心了。”

“孩子都有孩子的想法,那要是我年轻时候,要是突然爸妈说让我下个月嫁人,嫁给谁都不知道的,那我肯定也不乐意。所以就说,要给孩子一些交往自由,你说是不是,孩子他爸。”万家母笑盈盈地把话题进行下去。

万国强点点头,端起酒杯:“是啊,是啊,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能太干涉,我们就做个牵线人就可以了。今天这一顿,感谢沈局长慷慨,来,我们来敬沈军长一杯,希望局长来年也能步步攀升!”

“瞧万总说得,哪里这么夸张,我也就是运气使然。”沈军也端起杯子,随着两家的家主端杯,其他人也纷纷举杯。

只有沈天歌迟迟没有举起桌上的杯子,只是低着头愣神。

“沈局长真是谦虚,我万国强啊,就是佩服沈局长这点,今后还有很多需要想你学习指教的地方,不多说了,咱先干一个!”到此,万国强才发现沈天歌的不给面子行为,“诶,小天,怎么不端杯啊,不爱喝茶?”

要忍住啊,沈天歌,要忍住。

沈天歌抬起头,笑着摇了摇头,举起杯子:“要是酒就好了,一会儿也给我上酒吧!”

“姑娘家家还挺豪爽,好,呆会儿给你上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