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解释

13,解释

林渔回到宿舍睡了个觉醒来之后发现宿舍里的其他人仨人都坐在书桌前聚精会神、专心致志地复习英语。

陈婷发现她醒了,就放下了英语书,对她说:“你醒啦,这里有面包和牛奶,你要吃吗?”

林渔挠了挠乱的跟鸟窝一样的头发,感激涕零地说:“啊陈婷你可真是小天使,饿死我了。”林渔说着爬下了床,光着脚丫子跑到陈婷书桌上拿了过面包牛奶。陈婷却一把按住了装着食物的袋子,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先去喝水!”

林渔掉头拿起自己书桌上面的水杯,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跑到陈婷桌边拿起午餐,心满意足的大吃大喝了起来。

“砰砰砰——”突然传来拍门声。

于娜走过去打开了门,看见来人是宿管阿姨。宿管阿姨双手揣在衣兜里,说:“中午不要关门。”

于娜:“是。”

于是于娜打开了门,一缕温暖阳光瞬间射了进来,林渔沐浴在阳光下,舒舒服服地吃午餐,“我终于见光了!”林渔说。

众人扶额,无语。

“至清。”突然传来温柔的男声。

宋至清闻声抬头,看见了阳光下的苏林。

宋至清合上英语书,走过去害羞地说:“苏林哥……你怎么来啦?”

苏林笑了一下,说:“一起去图书馆复习吗?”宋至清愣愣地看着她,苏林赶紧解释说:“哦!是他们都不去,我才……”他们俩指的就是宋之林和邱小陶。

宋至清回过神,说:“哦!我有时间,我现在收拾东西,你等一下啊苏林哥。”

苏林点了点头,偷偷松了口气。

宋至清迅速收拾好了书包,欢欣鼓舞地和苏林约会去了。

于娜看着他们,笑着摇了摇头。林渔突然想起一个人,她咽下嘴里的红豆面包,说:“婷妹妹,那个程富最近有来找你吗?”

陈婷闻言,翻书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地说:“没。”

于娜也坐在椅子上,转了个方向,面对她们俩,说:“我在校运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林渔表示我也是,陈婷则什么表示也没有,好像不认识这个人。

林渔看陈婷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就风卷残云般的吃完了剩下的面包和牛奶,也回去复习了。

下午,英语考试开始。

校园里都是英语广播的声音,每个考生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英语卷。监考老师在教室里踱来踱去,火眼金睛扫视着整个试室,让想要作弊的人无处遁形。

林渔看着英语试卷上的阅读理解,只觉得头晕。她打起精神,瞪大了眼睛,迅速把每个单词都拿出来理解了一遍,总算看懂了这篇英语课文,难啊。

林渔考完英语,觉得头发都白了一半。

林渔有气无力的收拾着课桌,把它们一股脑塞进书包里。林渔背着书包,走到教室门口,就看见了陈瑜站在门口等她。陈瑜看着她,说:“我们聊聊吧。”

于娜和宋至清面面相觑,寻思着:这俩人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会这么礼貌了?统一回答:我啥也不知道,我又不敢问。

林渔点点头,把书包给了于娜,就跟着陈瑜走了。

宋至清伸手揽过了于娜的肩膀,看着她们俩渐行渐远的背影,说:“肯定有事儿,回来开庭!走,叫上陈婷一起。”俩人勾肩搭背地找陈婷去了。陈婷被分在了第七试室,其余三人在原教室。

林渔和陈瑜一前一后的慢慢走着,早到了学校门口小卖部的石桌前,坐下了。陈瑜看了一眼站着的林渔,说:“坐下吧,故事挺长的,慢慢儿说。”

林渔看了一眼四周,走过去,坐下了。

陈瑜缓缓起调:“其实从第二周开始——”

开学的第二周,顾姗澜就注意到了宿舍里这个漂亮的女孩子——陈瑜。刚开始的时候,顾姗澜也害怕自己贸然上去会不会惹得她不高兴,但是后来她发现,陈瑜从来不正眼看男生,而且从来不主动跟任何一个男生说话,不管对方帅得多惨绝人寰。顾姗澜跟踪过自己陈瑜,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一个女同。然后就发现了陈瑜有一个发小,叫林渔,俩个人从小到大都形影不离。顾姗澜害怕陈瑜会喜欢林渔,于是就表现出自己喜欢宋之林的样子,几次三番去套陈瑜的话,跟她聊宋之林。结果发现陈瑜根本提不起兴趣,顾姗澜稍稍放下了心。

后来顾姗澜就一天到晚都黏着陈瑜,跟她一起上晚自习一起吃饭,可是陈瑜都不怎么搭理她,这让顾大小姐很是不爽。不过没关系,至少可以肯定陈瑜不喜欢男生。

谁知道,校运会的时候东窗事发了——陈瑜好像对许新辰动了心!顾姗澜又战战兢兢地跟着她,发现她和林渔去了零度,玩了一下午都没出来。于是就自己去别的奶茶店打发时间。

晚上回来之后,顾姗澜就坐在陈瑜的位置上,不开心地看着她。结果谁知道这个小东西一天没回来,回来了也不拿正眼看她,还要去洗澡!是可忍孰不可忍,顾姗澜把她推到阳台威胁她不许跟林渔一块玩儿,不然就要弄死她。

后来的事情,就大家都知道了。

林渔一声不吭地听着,听完之后疲惫地捂住了脸。陈瑜笑了笑,说:“其实澜澜人很好的,对我特别好,只是出现在你们视野里的方式不对。”

林渔累的不是顾姗澜,而是突然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陈瑜,跟她相处了17年都不知道她是个女同,结果刚认识不过两个星期的新同学看出来了,还以这种方式告诉她,她能不累吗。

“嗯,我……只是暂时反应不过来。你,自己喜欢就好。”林渔缓缓开口。

陈瑜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说:“我很喜欢。只是觉得,应该告诉你这件事。她从来没有欺负过我,就是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清楚她喜欢我,我以为她喜欢宋之林,怕她找你麻烦,就不敢告诉你们。”

林渔扶额,无话可说。确实,就算当时陈瑜告诉了她,她也没有好的办法解决,估计就是指着顾姗澜的鼻子破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